聚焦热点
日媒:国内消费萎缩,日本清酒在华找出路

随着中国人对日本传统米酒的喜爱与日俱增,日本的清酒销售商指望打开中国市场以抵消日本国内不断下降的消费量。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9-11-12
美军拟让“鱼鹰”上航母 价格堪比F-35性能还不如老式战机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10日的一篇文章详细报道了美国航母未来将发生什么样的“后勤革命”。报道称,美海军拟用CMV-22B“鱼鹰”倾转旋翼机替代老化的C-2“灰狗”舰载运输机执行航母舰上运输任务。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9-11-12
着眼选举 英媒称约翰逊弃“无协议脱欧”

英国媒体2日报道,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不会在执政党保守党竞选宣言中写入以无协议方式脱离欧洲联盟的内容。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9-11-04
日媒曝岩国基地驻日美军违规行为

日本媒体2日援引美军报告报道,美国海军陆战队驻日本岩国基地战斗机部队中存在可能导致重大事故的违规行为,包括脱手驾驶和在飞行中读书、修整胡须自拍。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9-11-04
“秩序!秩序!” 英国议会下院“咆哮”议长卸任

路透社报道,56岁的伯科自觉不自觉地在部分“脱欧”重大时刻置身府院拉锯战中心。他总会习惯性地选择让议会介入审议和辩论,而非直接允许政府掌控议事权。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9-11-01
欧盟原则同意“脱欧”延期 “观望”英国政局变化

美联社报道,类似状况在英国“脱欧”进程中频频发生:即欧盟想先看到英国有所动作,英国则希望先等欧盟表明立场。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9-10-27

精选美文

七个铜板

莫里斯

穷人也可以笑,甚至可以说,穷人在想哭的时候也常常是笑的。

我们一家经历过最悲惨的贫困。但是,在悲惨的童年岁月中,我却曾经笑得那样厉害。这是因为我有一位快活的母亲。她总是笑得那么甜蜜,笑得流眼泪,有时笑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有一次,我俩花了整整一下午来找七个铜板,而且终于找到了。

头三个铜板是我母亲一个人找到的。她希望在缝衣机里再找到几个,因为她时常给人家做点儿活,赚来的钱总是放在那里面。

我看着母亲在抽屉里边搜寻,在针、线、顶针、剪子、扣子和碎布条的中间摸索。

“不管怎么样,我们得把这些小坏蛋找出来。啊,这些淘气的、淘气的小铜板!”

她蹲在地板上,把抽屉放下来,像用帽子扑蝴蝶似的突然把抽屉翻了个身。她那样子,叫你不能不笑。

我蹲在地板上,注视着有没有晶亮的小铜板悄悄地爬出来,可是没有。我碰了碰那个翻身的抽屉。

“嘘!”母亲警告我,“当心,会逃走的呀。你不晓得铜板是个多么灵活的动物,它会很快的跑掉,它差不多是滚着跑的。它滚得可真快呀……”我们笑得前仰后合。

当我们平静下来的时候,母亲说:“你瞧,我要洗衣服,得用肥皂,可是肥皂起码要花七个铜板才能买到,少一个就不行。我已经有三个了,还差四个。它们都在这个小屋子里,可是它们不喜欢人去惊动。假如它们生气,就一去不回了。你得很巧妙地、毕恭毕敬地对待它。你不是会唱迷人的曲儿吗?也许我们可以把它从它的蜗牛壳里面逗出来呢。”

“铜板叔叔快出来,

你的房子着火啦……”

我一面唱,一面就把它的“房子”翻过来。下面是各种各样的破烂儿,就是没有钱。我母亲撅着嘴在乱翻,但是毫无结果。她绞尽脑汁地想是不是把钱放在别的什么地方了,但是她什么也想不出来。

不过,我的心里倒动了一个念头:“亲爱的妈妈,我知道有个地方有一个铜板。”

“在哪儿,我的孩子?我们快把它找出来吧,别让它像雪一样融化掉。”

“玻璃橱里,在那个抽屉里。”

我们走到早已没有玻璃的玻璃橱前,还好,我们在它的抽屉里找到了那个铜板。

“得,我们已经有了四个铜板,再有三个就够了。在天黑以前,我们再找到那三个,这样,我还可以洗不少衣服呢。”说着,她拉出了那个连底也没有的抽屉。然后,她把它套在我的脖子上,于是我们坐在地板上,放声大笑。

“别笑了,”她突然说道,“我们马上就有钱了。我就要从你爸爸的衣服里找出一些来。”你说怪不怪,我母亲把手伸进父亲衣服的口袋,就马上摸到了一个铜板。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瞧,”她叫道,“我们找着了!我们已经有多少啦?简直数不过来了!一、二、三、四、五个!再有两个就够了。两个铜板算什么?既然有了五个,另外两个就要出现的。”她非常热心地搜寻那些衣袋,可是,天哪,什么结果也没有。她一个也找不出来了,就连最有趣的笑话也没法把另外两个铜板逗出来了。

下午快过去了,夜不久就要来临。

这时,母亲拍了拍前额。“哦,我有多么傻!我怎么不看看自己的衣袋。”

你相信吗?她真在那里找着了一个铜板-----第六个。我们都兴奋起来,现在只缺一个了。

“把你的衣袋也给我看看,说不定那儿也有一个!”我的衣袋?里边什么也没有!

到了晚上,我们有了六个铜板。除了打心坎里笑我们自己的不幸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时,一个叫花子走了进来。

我母亲笑得几乎昏过去了。

“算了吧,我的好人,”她说道,“我在这儿糟蹋了整整一个下午,因为需要一个铜板。少了它就买不到半磅肥皂。”

那个叫花子,一个脸色温和的老头儿,瞪着眼睛看着她。

“一个铜板?”他问道。

“是的。”

“我可以给你一个。”

“这还了得,接受一个叫花子的布施!”

“不要紧,我不会短少这一个铜板的。”

他把一个铜板放在我的手里,然后蹒跚地走开了。

母亲停了一会儿,然后发出一阵响亮的笑声。

她笑得透不过气来,几乎要窒息。她弯着腰把脸埋在手掌里,我去扶她的时候,一种热乎乎的东西流过我的手。

那是血,是我母亲的血,是她宝贵的、圣洁的血。


每日一图


微小说
十年后,我希望我身边有这样一个朋友,没有名利的牵绊。可以踢开我家的门,招呼也不打随意开我的冰箱,对着一屋子的狼藉说“这次别想我替你收拾”,喝我喝过的可乐催我做饭,把我推进厨房,开始没心没肺的开我玩笑,骂我是白痴笨蛋,最后替我收拾了房间不问我最近过得好么。然后两个人一起傻笑。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